国模程程床上大尺度-第一百二十五章 如何获取平衡

作者:赦疑罐榨逮飚第螅 2020-02-14 17:15:10

标签: 小雪的性欢

国模程程床上大尺度

国模程程床上大尺度-第一百二十五章 如何获取平衡

小雪的性欢 姜思齐被赵美延拉走了,不是拉到门外,而是拉到不远处的一家咖啡屋。

好吧,又是咖啡屋。

这个地方过于生草了,韩国人爱喝咖啡这是熟悉韩国娱乐圈的人才知道,姜思齐能知道还是多亏陈琛的科普以及这一个多月以来的实践。

面对面坐下,点了一杯奶昔。

别问为什么是一杯,因为上面插着两根吸管。

赵美延本来想喝美式咖啡的,可是姜思齐却不同意,喝完今天晚上还用睡的吗?

怕不是睁开眼睛等到天亮。

等奶昔端上桌,赵美延才说道: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?”

【来了!老弟。】

女生一般问这个问题的时候,男生需要揣摩她的心理:

她是用什么语气来问的,是出于什么目的来问的;自己需要如何回答才能让她满意。

姜思齐仔细观察赵美延的表情,好吧,除了傻气就是浑身冒着一股傻气,根本猜不透她的心理是怎么样的,也许这就是不太聪明的亚子吧。

“我没有啊,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。”

“不!你骗我,你刚刚迟疑了半秒。”

【我又来了!老弟。】

胡搅蛮缠是最麻烦的,尤其是当你面对这样的女生时,真的很难解释自己为什么会迟疑。

“我没有迟疑啊,你看我回答你多快?”

“那你没有认真思考我的问题!”

【我再三来了!老弟。】

哇,姜思齐头都变大了,他拍了拍自己的额头,无奈地说:“这样吧,你想问我什么,我都告诉你可以不?放心,我不会瞒着你的,因为我没有什么好隐瞒的。”

“那个崔艺娜是怎么回事?”

听到赵美延先问崔艺娜,姜思齐倒是有些惊讶,不是应该直入正题,问阿潇的吗?

这是在委婉的问吗?

就像是温水煮青蛙,慢慢地解剖自己的秘密,免得打草惊蛇。

没想到啊~没想到,赵美延也会聪明一把。

“艺娜吗?他是崔律师的侄女,暂住在我家的。”

“崔律师是谁?”

“我经纪公司的另一位代表,好像很厉害的吧,在法律界那边。”

这些资料都是之前搜索的时候看到的,naver上应该做不了假吧?还有一大堆的新闻报道,都是说他如何如何厉害的。

“哦,这样子。”

赵美延点点头,算姜思齐这个回答过关。

“那个练习生阿潇呢?不要告诉我也住在你家里吧?”

“想什么呢?”姜思齐笑出了声,“她是陈琛妈妈的学生,这次过来探望她而已。最主要的是,我今天才第一天认识她,怎么可能住在我家?”

“真的吗?那你不会要照顾她吧?”

美延的眼睛充满疑问,她不是不信任姜思齐,而是觉得好奇怪,你说姜思齐身边怎么就越来越多的女孩子呢?

“所谓的照顾是什么无稽之谈?我和她都是来自中国,同胞之间相互照顾一下很正常,更重要的是,还是兄弟认识的人,照顾更不用说了。”

“哦,好吧。”

美延点点头,喝杯子里的奶昔,像是在宣告,刚刚这件事过去了。

“那现在轮到我了吧?你怎么变成去音乐学校培训了?”

“噗!”

赵美延完全没有想到姜思齐会问她这个问题,刚喝进口的奶昔全部都喷在姜思齐的脸上,弄得他好没有面子。

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情侣间分手时,女方泼男方的水。

姜思齐从口袋里拿出纸巾,擦干净自己的脸,无辜地看着赵美延,心想:自己不就问一下,怎么这么大反应,不会真的有什么事情对他隐瞒吧?

想到这,姜思齐的脸色也变得严峻起来,倒是把想蒙混过关的美延变得老实起来。

“就是...不是跟你说了嘛。经纪公司哪有这么容易进去的?每年都只有那几场可以进去的考核,其他时候真的碰运气。”

美延一边说,一边露出讪讪地笑容。

“噢~原来是这样啊?”

“当然啊,不信你去问问,哪有这么容易就进去经纪公司的,我只能靠音乐学院保持自己的实力咯!”

自以为无懈可击的美延,却没有预料到咖啡厅正走进来一个人,是可以戳破她的谎言。

“喲!思齐哥!你怎么在这里?”

“诶?雨琦你怎么也在这里?过来这边坐吧。”

原来走过来的人,正是昨晚才见过一面的雨琦。

两个人都没有想到,只隔了一个晚上就以这种方式见面,在不同的咖啡屋见面,倒也是神奇。

看到雨琦走了过来,美延很自觉地坐在姜思齐的身边。雨琦对她打了一声招呼,就坐在姜思齐的对面,接着说:“我吗?刚刚练习完,肚子有点饿,所以就过来咖啡屋找点蛋糕吃。”

“如果我没记错,雨琦你好像是CUBE的练习生吧?”

“对啊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这间咖啡屋离CUBE的距离可不算近哦。”

“啊?哈哈!思齐哥你也懂的,练习生嘛,公司还是要控制饮食,过了时间肚子饿,只能自己出来另开小灶咯。”

“哦哦,这样子。”

两个人的对话全程都是中文,赵美延当然听不懂啦,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两个人叽里咕噜的讲话,自己除了你、我这些人称代词明白意思,其他都听不懂。

她用手肘轻轻顶了一下姜思齐。

姜思齐没有发现,坐在他对面的雨琦先看到了,用韩语问道:“请问这一位是?”

“雨琦您好,我叫赵美延。”

“您好,您是思齐哥的女朋友吗?”

雨琦本来不想这样问的,可赵美延直接用手抓住姜思齐的手臂,除非雨琦是瞎子,怎么会看不到这个动作呢。

“对啊,您和他是什么关系呢?”

“我们?哈哈,没有关系,就是昨晚才认识的。”

“又是昨晚...”赵美延小声嘀咕了一句。

“什么?”

雨琦还以为美延说了什么话,自己没有听懂,连忙追问了一句。

“没事没事。”

美延摇摇头,在外人面前,只要她不多说话,真的就像女神一样。

她没事了,可是姜思齐却有事要问。

“雨琦,我问你一件事,进入经纪公司当练习生是不是很困难的事情?”

“没有啊,怎么了,思齐哥你要进去当练习生吗?”

“阿尼阿尼,随口一问。是不是每年只有几次的招收练习生,其他时候都不招的?”

“哈哈哈!”雨琦发出爽朗的笑声,“思齐哥你在哪里听说的?就以我现在的公司为例,只要去那里报名,填表,通过考核就行了。每年几次那个是大规模的招,都是宣传用的,招的人不多。”

得,听到这里,姜思齐哪还不知道美延骗了自己。

可他没有追究的心,用左手捉住美延的右手,紧了紧,就松开,算作自己原谅她说谎了。

之后的时间过的倒是飞快,雨琦感谢了姜思齐请她吃蛋糕后,很识趣的先跑了,免得阻拦姜思齐和赵美延的二人世界。

二人世界倒是没有什么,就是一段时间的卿卿我我,就把女孩子送回家,最后自己回家。

刚搭上回家的公交,手机铃声突然响起。

接通,那头很吵杂,只有陈琛的声音说:“兄弟,过来我这个地方,一起去玩!”

得,又不用睡觉了。

赦疑罐榨逮飚第螅
赦疑罐榨逮飚第螅 赦疑罐榨逮飚第螅(国模程程床上大尺度)

国模程程床上大尺度

最新内容
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