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体验馆试看一分钟-第四十一章 奇术

作者:职埂赛檬泯肋殉饵 2020-02-14 16:20:06

标签: 吃奶摸下的激烈mp4

免费体验馆试看一分钟

免费体验馆试看一分钟-第四十一章 奇术

吃奶摸下的激烈mp4 雷烈迅速作出反应,左手运转如飞,五指扣在胸前一张一收地活动着。

他以手指上的内力驱动肺部伸缩,帮自己吸入空气。

当然这只是权宜之计,不过苟延残喘多片刻。

柳寒鸦显然没打算罢手,手中剑再度扬起,他向来没有留活口的习惯。

就在此时,只听得“咿呀”一声,那小酒馆的木门被推开。

柳寒鸦离酒馆门口最近,听得门内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似乎有很多人急着往外跑。

他察觉不妥,一侧身,斜眼观察酒馆的情况。

只听“啪嗒啪嗒”的脚步声越来越响,一个浑身穿着盔甲,手执大刀的人率先冲了出来。

这人一冲出来,在场的人不禁都倒抽一口凉气。

只见这人的素缨盔之下,赫然是一个惨白的骷髅头,一双眼睛只剩下两个空洞,也不知是不是看得到东西。

不仅是头部,众人仔细看时,发现他拿刀的手也只剩森森白骨,脚上鞋子前面穿了个大洞,露出来应该是脚趾头的五根指骨,走起路来“咯嗒咯嗒”作响。

这冲出来的竟然是个骷髅人,全身盔甲也处于半腐烂状态,不知是哪个朝代战死沙场的士兵。

那骷髅兵一出门,径直就往柳寒鸦冲过来,手中刀高高举起,作势就要砍。

柳寒鸦毫不动容,冷哼一声,右手剑轻轻一撩。

“啪嗒!”整个骷髅兵散作一片碎骨,掉落在地。

刚料理了这个,四五个骷髅兵又再冲出酒馆,有往柳寒鸦奔去的,也有往盘长青那边跑的。

盘长青和战仇飞各执兵器,三招两式打碎了几个骷髅。

但这边打碎的速度还是没冲出来的速度快,眨眼间已经十几具骷髅兵冲出来。

更可怕的是,酒馆之内传来一阵低沉的咽呜声,“咯嗒咯嗒”的脚步声连绵不绝,听起来好像有几千几百人往外冲。

那小小一座酒馆,看起来里面能坐十个八个人顶天了,居然有这么多具骷髅往外涌。

盘长青如果斧势未被石临渊所破的话,他还可以让斧头巨大化,一击把面前这几十骷髅连同酒馆一起拍个粉碎。

此刻却只能逐个击破,虽然每一斧能砍掉两三个骷髅,奈何这帮骷髅冲出来的速度太快,场中越来越多骷髅兵。

每个骷髅兵都没有丝毫理智,带着全速冲出酒馆后,就分头奔向柳寒鸦或盘长青、战仇飞这边。

战仇飞觉得不妥:“这帮孙子只挑我们打,背后一定有敌人作祟,我们先把那两个侠客杀了。”

然而此刻场中已经至少有过百骷髅兵,他们要自保虽然没问题,要移动到雷烈等人那边却有困难。

这么多的骷髅低鸣着冲过来,很多还边冲边咬牙切齿,在那白森森的上下颚骨之间,两行牙齿咬得“咔咔”作响。盘长青他们虽然不惧,却也觉得浑身不自在。

柳寒鸦一直没说话,只在有骷髅兵靠过来的时候随手一剑解决。

他观察了好一阵,冷哼一声:“雕虫小技!”

身形倏地一跃,他动手以来一直没施展身法,此刻这一跃才让人发现,他动起来竟可以这么快。

黑色身影直扑酒馆门口,手中惨蓝色的剑芒疾刺挂在门口那个灯笼。

“啵!”灯笼应声而破,灯光随即熄灭。

随着灯笼的破灭,在场那百多个骷髅兵骤然消失,不带一丝声响。现场留下死一般的寂静。

战仇飞一个飞身来到柳寒鸦身旁,问道:“幻术?”

柳寒鸦点头:“估计我们远远看到这灯笼光的时候,已经着了道。”

战仇飞眉头一皱:“难道是酒馆那女人?”

说着抬头望向酒馆,不由得又是一惊。

面前空空如也,哪有什么酒馆?只有一个破灯笼,挂在路边一棵树上。

“难道那女人也是幻觉?”战仇飞环顾四周。

盘长青走过来,上上下下仔细打量刚才酒馆的位置,不见一丝痕迹。

“这么厉害的幻术…难道是镜花水月?”战仇飞边思考边自语。

霍地一抬头,大声喊道:“可是云南水家的人在此?藏头藏尾,不怕给水家丢人?”

云南水家是幻术第一大家,家传绝技“镜花水月”冠绝武林,战仇飞想用语言把这人激出来。

柳寒鸦却摇摇头:“不是水家的人。

我曾和水鉴交过手,这不是‘镜花水月’。”

战、盘二人齐感意外。水鉴是水家宗主,武林中公认的幻术第一人,竟然和柳寒鸦动过手,这一战想必精彩绝伦,不知怎么江湖上竟然无人听闻。

柳寒鸦指一指那个破灯笼:“‘镜花水月’的施展必须有水,这人幻术靠的却是光。”

盘长青回头看看,忽然脸色一变:“咦?那些家伙呢?”

放眼望去,地上空空如也,不管是雷烈、段青竹、彭小马、石临渊四人,还是原本被绑在竹竿上那十几人,全都不见踪影。

盘长青一跺脚:“我们竟中了这人的圈套。”

刚才百多个骷髅兵涌出来,将现场堵了个水泄不通,谁也无暇留意其他人的情况。

战仇飞身形一展:“他们应该没走远,我附近看看。”

“站住。”柳寒鸦冷冷地说。

战仇飞打了个寒噤,收住身形。

柳寒鸦盯着那被他一剑刺穿的破灯笼,全神贯注,好像上面开出一朵花来。

战仇飞二人不知他在做什么,也不敢问。

忽然柳寒鸦又是一剑刺出,刺向那个破灯笼。

这一次刺进去,竟然听到“叮!”地一声,一面小铜镜应声掉在地上,镜面被刺得碎裂。

这镜子还有一个手柄,是女子随身携带的那种小手镜。

随着这面镜子破裂掉在地上,四周夜色竟然出现“喀喇喇喇”的声音,空气中陡然出现无数细如白丝的裂纹。

裂纹不断增多,看来就像他们三人处在一整块玻璃圆环之内,而这玻璃圆环现在正慢慢崩坏。

等到裂纹几乎布满他们四周的时候,柳寒鸦又是一剑刺出,这一次却是向着酒馆的反方向。

只听他喊一声:“破!”

战、盘二人顿觉眼前豁然开朗,那些裂纹似乎同时碎去,取而代之的,在原本地上重新出现雷烈一众人等的身影。

战仇飞问:“这是什么情况?”

柳寒鸦冷冷回答:“术中术。

我刺破那灯笼幻术之后,我们还在另一个术中。其实这地上众人,由始至终没有动过。”

战仇飞耸然动容:“这人的幻术竟如此厉害。”

“哼,既然要施展术中术,此人必定还在这里。”说到此处,柳寒鸦身形突然急速一转,手中剑已经刺出。

“叮!”又是一声响,又一面小手镜碎裂跌在地上。

眼前一阵香风闪动,一名身穿青碎花裙的女子身影出现,斜飞出去,落在地上。

只见她笑吟吟地看着在场众人,顾盼生姿,赫然正是最初从酒馆出来那名女子。

职埂赛檬泯肋殉饵
职埂赛檬泯肋殉饵 职埂赛檬泯肋殉饵(免费体验馆试看一分钟)

免费体验馆试看一分钟

最新内容
相关内容